搜索历史
斗罗大陆
斗罗大陆
斗罗大陆
斗罗大陆
斗罗大陆
斗罗大陆
斗罗大陆
斗罗大陆
您的位置: 找手游 > 新闻 > 娱乐八卦 > 正文

一款建筑师创立的熟人社交App,一周内登顶45个市场免费总榜

发布时间:2022-05-22 18:31:27
作者: 找手游
浏览:275

熟人社交 App 又又又有产品出圈了?

image.gif

根据 Data.ai 数据,来自乌克兰创业公司的熟人社交 App 「Obimy」,自 2020 年 9 月 7 日上线以来已经累计登上了 45 个国家和地区的 App Store 免费榜榜单 Top1、75 个国家和地区的榜单 Top5、87 个国家和地区的免费榜榜单 Top10,且其中多数为欧洲或中东北非国家或地区,对于一款上线不足2年的创业产品而言可以说是非常好的成绩。

而根据「Obimy」官方在两周前公布的数据,「Obimy」在 30 天内新增用户超过 80 万。

image.gif

其实,早在 4 月 11 日笔者就曾在白鲸出海新品专栏《新品 27 期 | Match Group 再拓细分赛道,与Roblox 齐名的 Gacha 带来新的创业可能》一文中,对「Obimy」的理念和基础功能曾进行简要分析和报道,因此今天的文章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迟到的新品解读~

本文将主要从两个部分开展:

1、「Obimy」的诞生起源

2、「Obimy」产品有哪些值得参考的细节

3、为什么能够成功出圈

一次次正确的选择,让萌新创业者“事半功倍”

image.gif

和目前中国和美国很多创新社交产品的创始人本身就是 95 后,或者此前大多有创业&互联网大厂经验有所不同。

「Obimy」的创始人兼 CEO Zhenya Zasutskyi 早在 2004 年就取得了乌克兰基辅国立建筑大学硕士学位、且在截止到 2019 年组建团队创立「Obimy」的十几年中,都一直从事建筑设计相关工作。

在「Obimy」诞生之前,都很难让人想到这名职业建筑师会和互联网、社交,深度纠缠在一起。

「Obimy」在应用商店中用了相对中性的描述“有时候语言不足以完全表达清楚,而「Obimy」则是让我们可以和最亲密的人表达感受和心情的场域”。

但实际上,根据创始人 Zhenya Zasutskyi 此前在博客中自述“我和妻子 Valya 已经在一起 12 年了,但我们有时还会在某些时刻发生一些无意义的争吵,而争吵的原因或许和我们在一些特定的瞬间不够了解彼此有关,我希望能做些什么来缓解这种情况”。换句话说,创始人对「Obimy」最大的期待是促进夫妻和睦。

image.gif

仅仅有想法和愿景还不够,Zhenya Zasutskyi 或许可能有互联网观察和思考,但技术能力还是有所欠缺,于是他决定自己做“大脑”,把具体执行“外包”给专业互联网公司。Zhenya Zasutskyi 选择的合作对象是有着 7 年历史和 200 个项目经验的互联网 IT 创业服务商 Empat。

根据 Empat 官网介绍,Empat 不仅提供软件开发、软件维护等基础工作,更可以提供从头脑风暴到想法验证、产品落地再到营销增长和发展战略制定一站式服务。当然,也可以根据自己所需仅选取部分服务或支持。

而且根据披露的信息,Empat 在公司内部成立了不同的项目组负责不同类型的产品,会为每个项目配备产品经理和项目经理,帮助缺乏经验的创业公司有条不紊地朝目标推进。综合 LinkedIn 和官网数据,确实有不少团队成员的工作经验很丰富。

image.gif

根据Empat官网显示,「Obimy」的 UI、UX 和开发均由 Empat 完成,找到相对成熟的技术合作服务商或许也是「Obimy」能够快速进入竞争序列的关键。

国内和海外越来越成熟的创业配套,基本上可以做到只要创业者有想法、有资金就可以完成产品早期启动,真·零经验也可以创业。

从笔者加入的一些产品群的讨论实况来看,国内也有不少创业者在人力或者技术有限的情况下也会选择通过“外包”的形式完成产品。不过也曾有创业者和笔者吐槽,“搭了一年的时间、精力和资金,最后啥也不是...”,而且他强调自己的这种遭遇并不是个例,因而想要真正激发“萌新创业”的活力,外包合作规范化可能也是一个重要着力点。

说回「Obimy」,选对合作伙伴或许是很关键的一步,但绝对不是唯一。

根据创始人 Zhenya Zasutskyi 在 2020 年 9 月回忆,“尽管在尽量控制成本,但自 2019 年 12 月到2020 年 6 月投资就超过了 5 万美元”,而这部分钱全部来自 Zhenya Zasutskyi 本人的积蓄。

尽管金额不算大,但是对于创业者个人而言,也不是一笔可以忽略不计的小钱。根据 CrunchBase 数据,Zhenya Zasutskyi 还通过将「Obimy」少部分股份出售给朋友换取了一些资金、另外「Obimy」还从乌克兰创业基金获得了 2.5 万美元的捐赠。

钱不多,但似乎也算花在了刀刃上。

image.gif

根据创始人 Zhenya Zasutskyi 介绍,自己组建了一个由开发人员、分析师、程序员、设计师、律师、金融家、营销人员、医生和遗传学家组成的团队。尽管其中绝大多数只是短期合作或者兼职的关系,但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装备完全的专业团队,在创业之初就考虑到了产品的科学性和法律风险,对于创业而言,能有此认知很难得。

笔者在一份「Obimy」的早期创业介绍中找到材料佐证,「Obimy」似乎拥有一个相对庞大的“团队”:

·参与开发「Obimy」的 Empat 工作室成员共 9 人

·财务顾问为 Alena Mysko与 Fuelfinance(乌克兰一家基于云的财务处理公司,也是换脸 App Reface 的财务合作商)

·图形、颜色和字体由 Dmitry Butenko 和 Luch 机构处理;

·Groza 机构的创意总监 Kristina Varlamova 和 Veronika Dukelskaya 与团队一起制定了测试发布和制作视频材料的策略;

·Nestor Dubevich 及其公司 Legal Nodes 提供法律支持;

·使用 DNA 测试的 Mywaydna.ua 个人饮食选择服务的创建者 Daria Loseva 为医学和遗传学领域的项目提供建议。

至于为什么需要医学和遗传学相关人士,我们下半部分再讲。

虽然由于语言和知名度的原因,笔者暂时未能找到其中一些机构和个人的具体履历介绍,但整体来看可以说是配备十分完善。但实际上「Obimy」的 LinkedIn 账户显示,公司暂时有且仅有 4 名员工。

笔者个人认为,在产品早期尤其是尚未有明确发展机会的情境下,选择同专业人士签订短期咨询协议或按数量计费的服务协议是比大量招募全职员工更节省成本和更高效的方法。

一是公司经费有限的情况下,员工的五险一金是很高的成本;二是在经费有限的情况下,薪资福利对高水平员工的吸引力可能相对不是很高;三是招募到的员工可能无法直接操作难度较高的项目;四是会增加创业成本和压力。

此前在和创业者交流时,对方在融资进行不甚顺利、工资账上余额不到 40 万、产品仍在早期研发阶段的情况下,除去联合创始人仍有 25 名员工。顶着如此高压创业,对于绝大多数创业者而言未必是好事儿。

在时间上,从搭建团队到产品上线,总共花费了 10 个月;从产品上线到“大肆屠榜”,也只用了 19 个月。

在金钱上,虽然没有具体披露数据,但是综合融资数据和创始人口述,预计总花费金额不会超过50万美元。

短时间、低成本,获取到了百万用户,Omimy 真正做到了花小钱办大事儿。这也带来了一次非常好的创业反思,笔者在近两年研究产品的过程中发现包括 Yubo 在内的不少我们熟知的社交产品在创业早期的成本控制都非常惊人,他们不奉行“大力出奇迹”,更愿意边打磨产品、边做增长、边深度了解用户。而且根据笔者不多的金融经验来看,资本绝对是把双刃剑,要不要拿钱、拿多少钱、以什么样的估值拿钱都要谨慎谨慎再谨慎。而在想明白这些之前,我们能做的就只有持续优化产品、尽量节省成本。

心情状态+亲密动作 = 30 天俘获 80 万用户?

image.gif

根据「Obimy」4 月 11 日发布的通知,“在过去 1 个月有 80 万用户来到了「Obimy」”。显然,「Obimy」的增长策略奏效了,但不论何种方式的裂变,最主要的还是「Obimy」可以提供怎样的服务。

用户要想真正开启在「Obimy」上的旅程,需要在注册完成后再至少添加一位好友到「Obimy」中,在喜提好友之后,用户有两个有趣操作:

image.gif

1、滑动进度条,选择自己的心情。目前有难过、还可以和开心三种状态,据说在下一次版本更新中会考虑提供诸如焦虑、无聊等更多情绪。

2、通过触摸屏幕点击不同的动作发送给好友。目前有温暖、趣味和激情三个系列,包含捏脸、拥抱、亲吻、舔、触摸、咬、推、扇、爱抚、挠痒、拳击、法式热吻、按摩、抚摸脸颊等 14 个动作。

显然,相较于一般的社交 App,「Obimy」的交互要来得更加直接和“暧昧”,而这种设定也同创始人Zhenya Zasutskyi 和妻子 Valya 的相处日常有关。

“Valya 经常会在工作时间给我打来电话,只为了解我此刻的状态,而一般我也会简短地说明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后挂掉电话”,上班时间聊私人动态确实不合适,于是 Zasutskyi 就想到了这种带有“肢体”动作的互动,可以充当彼此惦念的桥梁,但又不会过分占用彼此的时间。

image.gif

当好友发来互动动作时,用户会收到系统提示,打开应用即可看到带有用户名称、时间线和具体动作的折叠信息,用户需要像在其他通讯 App 上一样点击打开消息,才可以看见带有动态效果的交互动作,除了动画效果,不少动作还会同时伴随震动状态,对方触摸了屏幕多少秒、用户将会收到同样时长的震动,让用户有更仿真和沉浸的体验。

尽管仍处于比较早期的状态,但「Obimy」已经埋下了一些商业化的种子。

(1)修改心情颜色。「Obimy」为用户提供了 12 种心情选择,其中 6 种为免费使用、6 种为支付1.99 美元的订阅费用才可使用。

image.gif

(2)解锁更多动作。前面有提到,「Obimy」提供了 14 种动作选择,但实际上只有 5 个基础动作可以免费使用,余下的 9 个升级动作均需额外花费1.99美元订阅解锁。如果说心情颜色只是审美偏好,那么在「Obimy」种解锁更多动作则成为了一种刚需选择。

image.gif

除了两个主要功能,「Obimy」的“附加功能”也同样有趣。

相信已经有读者注意到,「Obimy」只是动作和心情的交互,并没有提供文字、图片、语音、视频等社交通讯应用常用的交互功能,这就很容易出现新奇两天后就弃用的现象。但「Obimy」的步数和心率记录,似乎又为其扳回一筹。

和微信自带“微信运动”可以看见好友运动步数有所不同,目前海外的 Facebook、WhatsApp 和Telegram 等常用的通讯工具并不提供运动记录,于是「Obimy」选择了接入 Apple Health 和 Google Fit,方便用户了解好友的运动步数。

在某种意义上,「Obimy」似乎承载了和 Zenly 类似的作用。当伴侣和你说,今天头疼在家躺了 1 天,你却发现他走了 9000 多步,就很有故事性了...

另一个有趣的功能是“尺码”。用户可以在系统中填写自己的身高、鞋码、头围、上衣码数、裤子码数、裙子码数、内衣码数、戒指码数等各个生物维度的具体尺码。而且值得肯定的是「Obimy」的尺码方案考虑的非常详尽,除了不同部位的码数,「Obimy」还提供了美码、英码、欧码、日码等不同尺码选择,方便用户以自己熟悉的系统记录数据。除此之外,另一个让笔者印象深刻的是,「Obimy」鼓励用户填写双手十指的围度数据。

Zasutskyi 对尺码功能的解释是方便用户向自己珍视的人赠送礼物,有了「Obimy」用户无需向对方询问也可以购买到合适尺码的礼物,更容易制造惊喜。

话虽如此,可能是笔者过于愚笨,并没有在产品中找到和对方交换尺码表的位置,如若不能交互,这个功能又有什么意义呢...

通过笔者断断续续2周的体验情况来看,「Obimy」是有明显的创新愿景和创新想法的,而且相较于不少 App 贪大求全,「Obimy」的定位也十分明确,只面向情侣和最亲密的亲朋。

但客观来讲,功能略有些单一、交互方式够有趣但不够多元,相较于点开应用用悲伤、还行或高兴等表情来了解对方的心情,我似乎更愿意在微信上问一句“宝贝在干嘛呀~”,来得又快又实在。或许是文化和社交习惯的不同,以笔者作为普通用户的视角来看,我更希望「Obimy」提供的服务是某个密友社交的部分功能,而非全部。

当然,我的观点是十分主观且带有强烈个人色彩的判断,基于 Zasutskyi 所在的文化环境、创业经验、资金实力、目标愿景,在找到核心差异后逐渐补充和完善或许才是更好的道路。

最后,我们再来说一说,「Obimy」为什么能快速出圈并强势霸榜。

关心、异地和TikTok,「Obimy」破圈的三大抓手

image.gif

笔者尝试分析了「Obimy」的广告投放情况、社交媒体账户、应用商店评论,得出的结论是「Obimy」的增长主要和疫情导致的社交隔离、俄乌战争造成的通讯异常、以及「Obimy」使用短视频介绍在TikTok上发酵等因素有关,重要程度依次递增。

1、线下社交和见面减少。对于「Obimy」而言,疫情导致的居家隔离以及见面减少等情况,是人们对「Obimy」有即时需要的原因之一。在疫情前,住在同一个城市或相邻的城市,见面只不过需要一次打车费用或者一张火车票和一个周末,但疫情带来的不便让我们同父母、闺蜜见面等成为奢侈品,尽管海外不严格遵守居家隔离政策,但客观来讲,疫情确实导致见面更麻烦、也让多数人更容易陷入负面情绪。

2、俄乌战争。在这里不做过多解释,仅列几个真实事例:

(1)自「Obimy」 2020 年 9 月上线以来,icon 就是一个纯黄色背景上带有一双简笔画眼睛,这个icon 版本一直延续到 2022 年 2 月 17 日,而在 2 月 24 日俄乌战争开始后的第一次版本更新也就是3 月 11 日时,「Obimy」就将 icon 换为与乌克兰国旗同色的上蓝下黄标。

image.gif

(2)「Obimy」在 Twitter、LinkedIn 等社交媒体的博文中,频繁以「Obimy」如何帮助受战争影响的用户增强联系、疏解思念。

image.gif

(3)根据《QUARTZ》报道,2022 年 3 月 15 日乌克兰下载量最多的 20 款应用中「Obimy」位列第11。

image.gif

因此,我们很难说「Obimy」此次在乌克兰以及欧洲的流行和俄乌战争没有关系。

3、TikTok 再一次展示出自己在社交 App 方面的“带货”实力。同事和笔者开玩笑说“虽然小店/直播/视频带货海外发展的还不太成熟,但在带火社交 App 这方面,TikTok 绝对应该拥有姓名”。

不过「Obimy」在 TikTok 上的火热,似乎和官方主页运营成果的关联并不大,「Obimy」仅有 2979个 TikTok 粉丝、仅获得了 1.9 万个点赞,最好的视频浏览量也不过 14 万,平均视频观看次数不过 5 万次。

image.gif

但当笔者以「Obimy」作为关键词在 TikTok 上进行搜索时,发现至少有 9 条视频的播放量超过了100 万次、5 条视频点赞次数超过了 20 万次。其他的不少介绍「Obimy」并带有「Obimy」标签的视频浏览量也多超过 1 万次。根据 TikTok 统计,#「Obimy」标签下视频累计播放量达到了 2530 万次。

image.gif

而且这些博主并不是常规意义上的 KOL 或 Influencer,大多数博主粉丝数量都在 1000 左右,只有很少的几位粉丝数量能达到 5000 左右。这些博主中既有单身也有情侣博主,既有常更博主也有偶发博主,介绍「Obimy」的这条视频基本上是账号内数据最好的视频,并未发现太多共性。

而大家视频发布的内容多为博主本身在「Obimy」中选择了情绪,随后接收到了来自女朋友/男朋友或者最好的朋友的拥抱或抚摸动作提醒,以及点开消息后具体的动画。虽然大体如此,但实际上视频中选择的心情、动作和背景音乐都没有太多共性,呈现出相对自然和原生的种草和安利氛围。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Obimy」此次能够在中东和欧洲获 得关注确应和 TikTok 有关,部分显示地区的博主基本可以和「Obimy」流行市场重合,而且视频发布时间也略早于登榜时间,且在评论区有不少用户留言询问 App 名称和玩法。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自行去做更多深入研究。

而「Obimy」此次能在 TikTok 上流行起来,或许和「Obimy」的营销主管 Anastasia Avramenko 曾有成功的 TikTok 增长操盘经验有关。

image.gif

据其简历介绍,曾在项目中成功实践一周内 0 成本在 TikTok 获取了 30 万安装。而 Avramenko 对自己在「Obimy」的表现似乎也颇为满意。

尽管,在 51 期间「Obimy」的排名较最好成绩略有下降,但却也给我们带来不少启发。最最后,希望出海社交创业者们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产品创意、增长策略和商业模式,下一个屠榜英雄就是你!

免责声明: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注重分享,被刊用文章【一款建筑师创立的熟人社交App,一周内登顶45个市场免费总榜】因无法核实真实出处,未能及时与作者取得联系,或有版权异议的,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立即处理!

发表评论

玩家评论

猜你喜欢内容